关于后来(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12865 字 13天前

,总是会有人问起。

后来,后来,后来又如何了?

就算岁月变迁,光华不再,有些人一如既往,有些事亘古不变。

比如承国公府的隆恩。

无论当年许二老爷心生反意伙痛同废福王等反贼企图起事,还是后来罢黜东宫,承国公府始终不曾受牵连,荣盛几十年如一日,未曾变迁。

如同此事,饶是多年之后,将近而立的承国公回忆起当年那一场暴乱,亦仍心有余悸。

只记得,那时他正在玉山与废福王一派人僵持,骤然地便传来了他二叔叛乱了的消息。

当时的感觉是怎样的?

龇目欲裂?

撕心裂肺?

他至今仍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当时那种心痛。

他只知道,那是他仅剩的亲人。

他的祖父、他的叔叔婶婶、他的弟弟,他的妻子,以及他还尚未出声的骨肉,全都命危一旦!

他做这么多,为的是谁?他在前方拼命,为的是谁?

如若他们出事,那他如今做的一切,意义何为!

他一分神,脚下便被刺中了一剑,利器穿破皮肉直挑白骨,只瞬间,他便红了眼。

“梅姑!”

他猩红着眼尖吼了一句,眼神狂躁浑身上下散发着犹如罗刹地狱中走出的魔鬼一般,剑起剑落,人头落地。

仍在拼死反抗的废福王余党都被忽然暴起的少年被震住了,他们一晃神,瞬间脖子一凉。大片大片的鲜血如泉喷涌,一颗颗头颅咕噜噜地滚满一地。

那一张张犹带着惊恐的脸孔。面色发青,眼珠外凸。

许力从来没有见过自家主子如此暴怒的一面。那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狠戾和阴鸷,完全让他变了一个人。

那个时候,就连许力也禁不住微微地发抖。

他还记得,那个自诩聪明的赵姓女子,曾企图用她手中的火药、炸弹房子交换一命,自家主子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手起剑落,一剑封喉。

出手极快,恍如闪电。那女人就连尖叫也不曾来得及便咽了气。

之后,他们快马加鞭,连夜赶回了承国公府。

许力很清楚,自家主子跳下马的时候,浑身僵硬得似一块石头。虽然他竭力地让自己镇定,可就连他自己或许也没有察觉,他浑身沐血,表情阴厉得让人知从心里打颤!

所幸,一切安好。

许力无法想象。若是老太爷、夫人又或是小公子出了什么事,自家主子会变成何样?

那般阴狠嗜血的魔鬼,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家主子若真的变成了那般会如何!

就连许天柏自己也不敢想象,若是他们其中有谁出了事。他会如何?

他只知道他从来不是个存善之人。

别人伤他一刀,他定十倍奉还!

许大老爷、许大夫人,以及同胞妹妹的骤亡。一直犹如一座座大山,深深地压在他心头上。他心里有一笔笔的账目。

甚至,当年模仿他父亲的笔迹写下家书骗许天一回来的。他都知道是谁。

他一直在忍,也在等。

只一天不曾手刃仇人,他便永远也放不下。

至于他二叔,他知道他手脚不干净,可碍于老年丧子的祖父,他一直没动手。

如今,许二老爷趁着他外出企图胁迫他祖父、他妻儿、他弟弟,这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许二老爷应该庆幸,他死得早!

如何处置二房的人是许老太爷下的命令,具体的曾念薇并不知晓。

她月份大了,半夜里又闹了这么一场,没过多久她便有些熬不住。

许老太爷让她先行休息,曾念薇想了想也没推辞。

这一睡,沉沉昏昏地竟然到了日晒三竿。

若真说,曾念薇是被一股刺鼻的味道熏醒的。

她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血的脸。

许天柏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一言不发地坐在床边。

青发素颜,血乌肤白。

曾念薇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样了?受伤了?”怎么满脸满身都是血!

曾念薇惊呼,忙地掀被便要起身。

她刚动,这才发现手一直被他握在掌中,力道大得似乎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

曾念薇心惊肉跳。

毫无预兆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哗哗地往外掉。

“夫君,阿柏,你怎么了?”曾念薇声音当即便哽咽起来,反手握住他冰冷僵硬的双手,“你到底怎么了?”

“你放心,祖父没事,三叔三婶,还有阿一他们都没事,我们都没事!”

见他这样,曾念薇一颗心犹如被一直无形的手揪了起来,痛得不敢用力呼吸。

许天柏虽然他抓着她的手,可却似是没看见她一般,他浑身僵硬得像一块石头,双目竟有些空洞。

“他张了张干裂的唇,声音竟嘶哑如破裂的弦。

他说:“那梅姑呢?梅姑她好吗?”

他顿了顿,又问:“阿婉呢?阿婉她好吗?”

曾念薇顿时便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地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许天柏将曾念薇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许老太爷、许三老爷、许三夫人和许天一都闻讯齐齐赶了过来。

许天一睁着一双猩红的眼,哭声道:“大哥!大哥你醒醒啊!我是阿一,我是阿一啊!”

许老太爷顿时也红了眼眶。

许天柏却依然没有动。

曾念薇哭得声歇力竭,一双手死死地反握住他,她边轻声唤着许天柏的名字。一面却渐渐白了脸,忽然地她抱着小腹就不言不动了。

许三夫人最先发现曾念薇的不妥。当即便吓白了脸:“阿柏媳妇儿怎么了!快请大夫,快请大夫啊!”

现场顿时乱成了一片。

曾念薇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许天柏已经恢复过来了。

他净了身,换了一袭雪白的长衫,发未挽,随意地梳到身后。他手上、背上和小腿上的几处伤都上了药,包扎好了,此时正坐在床榻边看她。

见曾念薇醒来,他顿时动了口气,轻声道:“你醒了?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见曾念薇伸手去摸小腹,他便道:“你放心。孩子没事。”

知道孩子没事,曾念薇便心安了。

她定睛静静地凝视了他半响,才道:“你方才吓死我了。”

许天柏便笑。

他的笑容清浅,一如既往。

是她熟悉的模样。

他说:“可知,你也把我吓死了。”

曾念薇闻言心顿时一颗心都软了起来,她半起身来去挽他的腰,将脑袋埋在颈窝里。

“幸好,我们都好。”

----

许阿容从小就是个小正经。

他还很小的时候,衣裳就穿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挽到脑后。一张小脸永远都虎着,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只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人瞧。

每次许阿容这样盯着顾阿宝看的时候,顾阿宝只觉得手上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浑身都痒痒的,总想伸手挠一挠。

每当这时。顾阿宝就仗着身高体型优势,用他那只圆滚滚的手指去挠许阿容的白嫩嫩的小脸蛋。

挠一下。再挠一下,还挠一下。

就像个糯米团子一样的触感。软软嫩嫩的,顾阿宝咧着一张嘴便笑了起来。

他粗声粗气地对许阿容道:“你为什么都不哭啊?你快哭啊!我欺负你了,你怎么还不哭啊?”

好了,这下要捅马蜂窝了。

许阿容从来不大吼大叫,哭着闹着去告小状的事,他更不屑去做。

每当这时,许阿容只会静静地盯着顾阿宝看一眼,然后背着小手迈着小步子一本正经地走开了。

可就是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才让顾阿宝更犹如全身都长了痱子一般,挠心挠肺地就是不舒坦。

明明就是只大糯米团子,非得装什么白面馒头!还不懂哭鼻子!

一点都不好玩儿!

顾阿宝心里念叨着,一边蹬着他那圆滚滚的短腿追在许阿容身后跑了便拧头去找小糯米团子了。

一两次还没什么,渐渐地顾阿宝便发现,每次他逗完许阿容,他总会倒霉,又或是遇见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这一次,他阿爹好不容易得了闲,带着他阿娘和他一同到了他小姨府中做客。

顾阿宝兴冲冲地便跟着他阿爹阿娘来了,来时还为他能来而他那尚在襁褓中的幼弟不能来而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