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知情(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6033 字 1个月前

第216章

曾念兰要走,曾老太太显然便有些急。

此时,曾念薇却发现厅堂侧边、仅仅一帘之隔的暖房那头忽然传来一阵悉索的动静,再仔细辨认却已经又安静了下来。

曾念兰显然也听到了那头的动静,面色更是冷凝。

今日一早,三夫人李氏早早地便来了与曾老太太请安,似乎还未曾离去。

这一点,曾念薇知道,曾念兰也知道。

这样的家人,这样为了拿捏住她、甚至罔顾她身家名誉的家人,曾念兰只觉很是心寒。

曾念兰向来是果断的人。

她视线从帘幕上扫开,扫过上首的曾老太太身上,忽然便扬了声音:“来人!”

曾念兰带来的李嬷嬷、梧桐和黑姑就侯在游廊里,听了快步走进来。

“大姑娘。”三人齐道。

曾念兰便道:“今有吴家郎君,心肠歹毒、用心不良,与定安侯府内人串通,企图陷害我之声誉,妄陷整个定安侯府于难堪之境!此人,行为之放浪、用心之险恶,实属胆大包天!现奉我之命令,即刻将此人擒抓起来,严加看管,待父亲回来处置!”

“另,将和乐院、兰苑亦看管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出!”

曾念兰一串命令发完,曾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

她怒目喝道:“兰姐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曾念兰一派镇定,她微昂首,将曾老太太面上的震惊和愤怒收归眼底,缓缓说话道。

“老太太有所不知,这吴一河,胆大包天,罪无可恕。”

“他也不知与府里谁串通了起来,要陷害我、陷害整个定安侯府于危难!”

曾老太太面色黑了又白,霎是难看。

“兰姐儿。说话要讲究证据!且不说吴家郎君所带的那两个香囊之事尚未查清楚,你这又胡言乱语什么?你这般,究竟还将不将我这个做祖母的放在眼里了!?”

曾老太太气急败坏地,曾念兰却是不慌不忙。

“老太太。世人何其多?是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突然跳出来地说与我相识、与我有关系,我都需承认?我是在西郊的庄子上住过一些时日,然,是不是因了这样,凡是西郊那边来个人,说与我认识,甚至胡言乱语地胡诌与我有私交,我都要承认?”

“断然,没有这个理!”

“这吴家郎君便是这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与谁勾结在了一起,竟然偷到了定安侯府、甚至偷到了兰苑!”曾念兰一字一句。字字掷地有声,郑重道,“老太太有所不知,这鹅黄苏锦缎镶金丝线的香囊,是多年前定安侯府上通用的样式。这香囊是出自定安侯府。可这却不是我所之所用!当年在西郊,因我喜梅,因此于嬷嬷特意为了我将所有的香囊都换了梅瓣。然,吴家郎君所呈上来、口口声声说是我留给他的这香囊却是兰花香!由此可见,吴家郎君满口胡言,无一字可信!”

曾念兰不等曾老太太惊讶,便继续接道:“再看另一暗红金丝线的苏锻双鲤戏珠香囊。不可否认。这香囊确是出自我手,并且,它是一双,而不只是一个!其中一个交到了父亲手中随礼去了,另一个却在不久前不翼而飞!这香囊虽出自我手,却绝对不是我赠与吴家郎君的定情之物。而是我做来恭贺顾家公子的随礼之物!老太太若不相信,尽管叫人将香囊拆了,即可看见里头用红丝线绣了顾家公子之名。”

曾念兰冷冷道:“老太太,定安侯府守卫深严,吴家郎君一个远在西郊的人。又是怎地将我兰苑里的东西拿到了手,而老太太深居简出,他一个外人,又是如何告到了老太太跟前?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定安侯府、甚至兰苑里,有内鬼!”

曾念兰一番话斩钉截铁,曾老太太完全愣住了,随即眼里闪过一抹气急败坏。她隐晦地往暖房的方向剜了一眼,很快便有了决断。她试图缓解道:“这个中有这么多缘由,我竟然不知。也罢,若是如兰姐儿所说......”

“老太太!”

曾念薇蓦然出声打断曾老太太的话。脸皮都撕破了,见事情没成,曾老太太竟然还想将事情圆回来,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如今她和姐姐都定下了亲事,在定安侯府呆不久了,可在走之前,她需为阿远将这府中的阻碍给除掉。原本她还想着要用什么法子,可曾老太太却迫不急的地出了招!曾念薇不得不承认,她方才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生怕曾老太太折腾出什么好歹来。

然而,令她惊喜的是,姐姐竟然如此利索地便将这事儿给处理了!不得不说,如今的姐姐完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曾老太太既然再次伸了手,那她定然便要将这手给斩了,还要令对方再也没有伸手的机会!

曾念薇便道:“老太太,如今单凭一个白丁都能陷害我定安侯府的嫡长女,此事万万不能姑息!须知,斩草须除根,今日冒出个吴家郎君陷害姐姐,万一明日又冒出个张家郎君李家姑娘的陷害老太太、甚至是老太爷,这事儿可又怎么算?此,兹事体大,危及到了府上的安危存亡,已经不是我等能处理的了。这事儿,我自会让人禀了父亲和老太爷,郑重处理!”

曾念薇说完,便和曾念兰行了礼,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她们走出和乐院,李嬷嬷和张嬷嬷正好带了人过来守住和乐院。前面门房里也安排好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溜出去,通风报信。

曾启贤一回来,便发现定安侯府里乱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