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寒心(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5828 字 1个月前

第185章

曾启贤目光晦涩不明,面色阴沉似水。

“依三弟妹的想法,到底想如何?”曾启贤复问。

在这时刻、在这场合,泣涕泣泪地说这么一番话,李氏,意欲何为!

李氏没有回答曾启贤的话。

她眸微敛,目光垂落于地,恭顺地朝曾老太爷和曾老太太福了福身子,李氏缓声道:“我知道说了这话,大哥定会生气,可眼瞧着秀姐儿那般,我,我是在于心不忍。”

“本想着,趁着今日人齐,将实情说出来,也好让父亲、母亲帮忙拿个主意。”李氏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我,我真是没办法了,秀姐儿她听不进劝,竟然想着要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曾老太爷这才知晓湖心亭落水一事,他又惊又怒,黑着一张脸直喘气。

倒是曾老太太闻言叹了一口气,她示意杜氏将李氏扶起来,道:“老三那,他怎么说?”

李氏以帕拭泪,平了泪意,才道:“我已经让人给他送了信。三老爷说,这事是我们愧对大哥和薇姐儿,他道,一切挺听凭父亲和大哥做主。”

曾启贤一听,火自心起!

这哪是来商量,这分明就是早有预谋!湖心亭落水事发多时,李氏和曾念秀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结果,是等在这儿呢!

明知道萧逸正和曾念薇议亲,如今这番,陡生变故!三老爷这是什么意思?李氏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跟那不孝女一样,想以并嫡之妻嫁入萧家?

简直异想天开!

若是可以,曾启贤恨不得摔袖而去,根本不屑与李氏多说什么。然,李氏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趁着二老在,提出这么一番话。这样,哪怕曾启贤怒火冲天,他也要顾及曾老太爷和曾老太太的脸面。

曾启言寒着一张脸不说话。

他一向着重几个儿女,尤是曾念薇。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别说曾念秀,就是曾念芳,他也不会松口!

曾老太爷一番惊怒交加,之后也沉默下来。

这事不好办。

曾老太爷自然也知道,大儿子向来最疼爱曾念薇这个孙女。

“秀姐儿向来乖巧懂事,最为依规守礼,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心中难过,也是正常。真是苦了她了。”曾老太太就道。

“还是母亲心疼她。”李氏双眼红肿。接道,“秀姐儿向来孝顺,心中难受也不敢说,就是怕惊扰了老太爷和老太太。若非我偶然发现,追问之下才知道。”

曾老太太就长叹了一口气。

曾老太太犹豫了片刻。便对曾启贤道:“老大,你看,这可怎么办才好?”

曾启贤冷着脸不说话。

他对李氏的算计很是寒心,另一方面,他对萧逸原本的好印象一再跌落,心中生气一股浓浓的不满和不悦、

庆宁侯府是萧逸的地盘,可他竟然大意到让客人出了这样的事儿。且,还将他自己也搭进去了。

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

“薇姐儿自小懂事,为人?大度,是个妥帖的孩子。”曾老太太就道,“秀姐儿也不错,相貌好。温顺恭良,我瞧着,秀姐儿与薇姐儿向来处得好,小姐妹之间有什么都相互帮衬着......”

“母亲!”

曾启贤龇目欲裂,他万万没想到。曾老太太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猛然开口打断曾老太太的话,并没有让曾老太太将话说完。

曾老太太被他猛然这么一打断,面色就有些不悦。她窥了一眼曾老太爷,见曾老太爷并没有制止的意思,心里稍顿时就有了底:“老大你这是做什么?如今在定安侯府,我这老婆子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儿子不敢,儿子不是那个意思。母亲切莫动怒。”

曾启贤拱手致歉,道:“只是儿子忽然想起一事。当日湖心亭里,秀姐儿和萧世子确是不慎落了水,可母亲似乎忘了,当时一起的,还有芳姐儿。”

这话曾启贤原本是不打算说的,可眼见曾老太太似是硬要将曾念秀塞进来,他愠怒顿起。

“大家似乎都忘了,薇姐儿与萧世子的亲事,是庆宁侯亲自上门提的,庆宁侯指名道姓要求娶的,始终只有薇姐儿一个!至于湖心亭一事,庆宁侯府也给秀姐儿和芳姐儿郑重道过歉,两个姐儿也接受了。如今三弟妹若是觉得这事儿损了秀姐儿闺誉,欲将秀姐儿嫁入萧家,那这样的话,芳姐儿岂不是亦应同嫁?我堂堂定安侯府,三个嫡出的姑娘,同嫁一郎,这传出去了,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此,我定安侯府的儿郎们,脸面何存?我堂堂定安侯府,以后如何在这京中立足!”

曾启贤一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将众人说得面色沉沉。尤其是曾老太爷,经曾启贤这么一提醒,他面色青了又红又紫,最后木着一张脸不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