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6289 字 1个月前

第章

曾念薇并没有处置曾念芳。她让人将曾念芳驾到花厅外跪着,打算等父亲曾启贤醒过来亲自行处置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夕阳晚下,如火霞光投在雕花菱窗上,艳丽的光影映在地上,形况迥异,斑驳不一。

曾启贤醒过来的时候才已经是霞光满天了。曾博远先发现父亲醒了过来,他满是喜色,忙道:“父亲醒了,父亲醒了!”

曾博远扶着曾启贤半坐起来,又伺候他喝了温水,曾启贤这才注意到几个儿女都守在跟前。

他的视线略略一扫,曾念兰顿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道:“芳姐儿在小花厅里跪着。”

曾启贤闻言点了点头,没有为曾念芳说话。

想起曾念芳,曾启贤心中沉了又沉。

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竟然没有丝毫的廉耻之心,竟然连那种不知羞耻的话也能说得出口!幸好曾念芳不在,若是曾念芳在眼前,他一定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扇她几巴掌!将她一巴掌打醒过来,看看她的羞耻心都到哪儿去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三女儿有些眼皮子钱,还有些小心眼,可他却万万没想到,曾念芳竟然如此没脸没皮了!

什么身子让人碰了!什么愿效仿娥皇女英!瞧瞧瞧瞧,这到底是什么话!

曾启贤越想越气,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喉咙里蓦地升起的那股腥甜给压了下去。

“让她回去吧。我不想见到她。”

“芳姐儿心性浮躁、言行失仪,这些日子就不用外出了,留在院子里好好修身养性。等什么时候她知道错了,再出来。”

这是变相将曾念芳禁足的意思?

曾念薇暗自皱了皱眉。

曾念芳到底说了什么,竟然将父亲惹怒至此?

曾念芳听到曾启贤要将她禁足的时候,面色刷地就白了。她先是震惊,随即闪过绝望,却又带着一丝不忿。眸光复杂难辨。

她以臂支地,想要站起来,奈何跪得太久,整双腿都麻木了。脚下一踉,她几乎整个人摔了下去。若非一旁的汀止眼疾手快,曾念芳定然摔个正着。

曾念芳不顾众人劝阻,一手扶着汀止,一路冲到了厢房里。

“父亲!爹爹!女儿知错了,让父亲受了惊,是女儿的错。”曾念芳松开汀止的手,扑通地跪了下来,泣涕涟涟,泪水糊了一张脸。有委屈也有哀求,“可是爹爹,我也是爹爹的女儿啊,爹爹也要为女儿考虑一二。自小,女儿就没有求过爹爹什么。如今女儿求爹爹一回,爹爹就不能满足女儿这一次吗?“

曾念芳话一落,曾启贤面色一下子就黑紫起来,他睁大眼睛死死地瞪着曾念芳,胸口剧烈起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曾念薇抬脚快步走了过去。

“啪!”

空气中炸然响起皮肉扇在皮肉上的啪滋声。

顿时,曾念芳白净的面皮上迅速印上一道亮红的五指印。曾念芳单手捂脸,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曾念薇。

“四......你,你竟然打我?”

“是,打你怎么了?”

曾念薇挑眉反问,眸光平静,平波无澜地望着她。冷淡得不带一丝一毫感情。那冷冰冰的目光,直直地穿透曾念芳的双眼,仿佛将她内心的龌蹉一览无遗。

莫名地,曾念芳的心底就先泄了气。她咬着唇,眼中泪意滚滚。一触即落。

“爹爹......”

曾念芳移开视线,泫然欲泣地望向曾启贤,委屈之极,哀求之色尽露。

忽然之间,曾启贤对曾念芳这个女儿很是失望。

“还不快将十姑娘带回去!”

曾启贤目光骤冷,扬声高道。

“哗”的一声,夹棉垂帘从外掀起,张嬷嬷快步走进来,身后跟着满是惊恐的汀止,她们一左一右、半是扶半,不顾曾念芳挣扎快速地将她架了下去。

厢房里这才消停下来。

曾博宇见胞姐犯了错被拖了下去,心中又惊又不安。在曾博宇印象里,父亲是一个极和善的人,就连重话都很少说,可眼前,父亲却被十姐姐气成这般。

“爹爹,喝茶。”曾博宇惊恐不已,一边本能地将茶碗递到曾启贤跟前。

曾启贤接过茶碗,并没有喝。

他抬眸一望,目光落在曾念薇身上,幽暗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