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偷人(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6540 字 1个月前

魏敏河有些恍然,他目光呆愣地望着眼前的人,有些不知所措。一瞬间,他心里忽然堵得慌,他无法将眼前歇斯底里的陌生妇人与从前那个娇俏可人的慧娘重合到一起。

王雪娥却是越发急躁不安。

到了这一步,她非常的肯定自己落进套里了。

她一把推开魏敏河,又惊又怒:“这里是女眷的歇息地,魏三老爷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是谁?是谁让你到这儿来的,是谁让你来污我名声!”王雪娥满心痛楚,毫不掩饰眼中的戒备。

魏敏河也被她这么一连串的发问拉回了神智,他闻言大惊。

“慧娘说的什么话?不是慧娘写了信让三哥来此?”魏敏河反问,他说着从衣袖里将信取出展开。

王雪娥心中一沉,她抢过魏敏河手里的信,飞快地扫了一眼。

信上的字体清秀细长,整齐漂亮的一手簪花小楷,王雪娥只一眼脸色便刷的白了。

这信上的字,别说他人认不出来,就是她自己,也有一刹那花了眼,以为这是自己亲手写的了,可她心中清楚得很,自己根本没写过这样一封信!

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连信纸背后的暗号,都是他们一贯沿用的墨梅!

王雪娥警铃大震。

魏敏河从她的神色里也看出了端倪,心中亦是掀起了波涛激浪。

王雪娥惨白着脸抬起头来望魏敏河,两人视线一交,心中都隐隐得有了难逃一劫的不好预感。

他们俩的联系一直极其隐蔽。可对方不但知道他们两个的交情,还设计将他们都引到了此次。单不说魏敏河为何会出现在女眷歇脚的西厢,就凭着他们俩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一瞬间。两人便都反应了过来。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魏敏河道。

他细长的双眼向上挑着,心中的沉重表露无疑。他紧紧地抿着唇,抬步就要往外走。王雪娥面沉如水跟在他身后,欲打算离开这地方。

就在此时,由远至近地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其中夹杂着女子的说话声。

两人脸色一紧,倏然停在原地。魏敏河想要推门的那只手蓦然停在半空,王雪娥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听那声音便可以判断出来人已经进了院子,而他们所在的这厢房是成排的,一眼便能望到头,只要他们迈出这厢房一步,必然逃不过来人双眼。

此时,是万万不能出去的!

院子里的说笑声越来越近,正是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王雪娥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她听得清楚。那分明就是曾念琪与杜芳梅的说笑声!

曾念琪与杜芳梅若是来了,那其他人必定也在。若是被曾家的人知道她在这,那她,可就真的完了!

不可以,不可以,事情不可以变成那样!她好不容易抓住这次机会。她费尽心思要出来想要借此翻盘,她甚至借助这次将局面完全扭转过来,可是还没等她出手,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怎么会?

怎么可以?

王雪娥心底忽地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绝望,她脚一软,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

魏敏河心一急忙走上前来要扶起她。

王雪娥目光凌冽,她死死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走啊,你快走啊!你还在这作甚!”她如困兽般低吼道。

都是这人,都是这疯子,若不是这愚蠢的疯子跑到这儿来。她又怎么会陷入如此困境?

王雪娥思绪翻滚,浓浓的怨恨从四肢百骸里传出来,与心底的绝望绞在一起,几乎要将她淹没。

魏敏河被她的狰狞吓得一愣,随即也羞怒起来。

“慧娘。慧娘你冷静些。这会儿就是我想走也走不了了!”魏敏河道。

魏敏河边听着外面的动静,视线来回飞快地在屋内扫射。

屋外,曾念薇跟在一行人进了院子。

方才好好的天气骤然电闪雷鸣,实在是变化得诡异。几个姑娘心里都有些不安,脚下步子更快,生怕下一刻便下起了泼盆大雨,若是一个不慎被淋成了落汤鸡,那便糟了。

一路走来,直到进了西厢院子,众人也没见到半个丫鬟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缩在哪儿躲雨了。

雷声轰隆隆,骤然一道闪电,划破天穹,直直地冲西厢劈了下来。

几个姑娘被这惊雷吓得倏然尖叫。

西厢树大参天,几株梧桐在锋利的闪电中忽明忽暗,狂风一扫,大片大片的黄叶扑扑簌簌地四处飘忽,纷纷扬扬,乍然间犹如群魔乱舞。

惊雷闪电之后,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犹如那断了线的珠子般洒落下来,坠落地上,砰然炸开,开出晶莹剔透的雨花,一朵朵,一片片,盛开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