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惦念(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6940 字 1个月前

曾念薇从和乐院出来脚步一拐往后花园走去。

曾家并未分家,三房人都住在一起。相对于其他枝繁叶茂的大家族来说人不多,可曾家上下讲究。外院瓜分大半的土地,内院里和乐院占了剩下里大头,其下又有三个大院,因此只余下了北边一处偏远的空地,曾家先祖就将它修成了后花园。

后花园不大,地偏,众人都不爱往这边来,可以说是冷可罗雀。

曾念薇带着香草走过游廊,绕过壁屏,穿过假山,沿着荷塘的小径往后走才看见一座隐在几棵参天老槐树里的翠兴阁。

楼前没有人,曾念薇四处望了望也没找到守值的婆子。

曾念薇挑了挑眉,带着香草径直往里头,直到绕过园中的鸟鱼戏山水壁屏之后才看到厅堂前的珠帘旁守着一个嬷嬷。

正是毕嬷嬷。

自上次杜氏从阳城回来后,杜氏就将毕嬷嬷从采办处揪了出来派到翠兴阁守门房了。

毕嬷嬷眯着眼望了望,很快就看清楚了来人。

“四姑娘,您怎么来了?”毕嬷嬷拔高声音道。

很明显,她这是在给里头的人提醒呢。

曾念薇脚步不停。

毕嬷嬷脸上笑开,见曾念薇过来忙给她打起珠帘。

“大夫人正在里头诵经礼佛呢,四姑娘要不要等会?”毕嬷嬷赔笑道。

香草一个眼神瞪了过去,毕嬷嬷就缩了缩脑袋不再讲话。

曾念薇见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没有理会。

王雪娥一身灰色道袍跪在蒲团之上,手捻佛珠,口中念念有词。面容恬静,一派云淡风轻,仿佛毫不知晓外头的喧哗。

曾念薇让香草在门口守着,她轻移步子走了进去。

她的目光从上首的菩萨座像移下,看着香案之上的袅袅青烟,视线最终落在容色淡然的王雪娥身上。

果真如此淡然?

她轻轻地笑出声来。

王雪娥仿若未闻。手上默数佛珠,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曾念薇半弯下身来细细地瞧着她的面容。

她差点没忍住眼前这个女人是王雪娥。从前的丰满珠润悄然不见,白皙赛雪的肌肤干干地泛着黄光,从前的鹅蛋脸此时尖得如锥子一般,显得一双杏眸大的有些突兀。

看来杜氏没少给她找褶子。

曾念薇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上下打量,凝视片刻。

“这才几个月不见,母亲怎的就面黄肌瘦,枯槁憔悴,仿若五旬老妪一般了?”曾念薇吃惊道。

她望着王雪娥的手,惊呼:“母亲的手素以修长圆润扬名。多少人羡慕母亲生了一双巧手。怎的。母亲的手怎的如此粗了?”

曾念薇眼尖。盯着她的指腹:“还长了茧子?”

“女儿知道母亲因宇哥儿的事儿伤心不已,恨不得日日夜夜在菩萨面前忏悔,以了残生。”曾念薇叹了口气,很是惋惜。“可怎么办呢?就算母亲残生只伴青灯,诚心礼佛,宇哥儿这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注定是个傻子罢了。”曾念薇轻轻道,“母亲,你可知傻子是什么样儿的?”

一直无动于衷的王雪娥倏然睁开双目,目光凌厉如寒剑般射向她。

曾念薇小小惊讶了一声:“啊,女儿怎么忘了,母亲自是知道傻子是什么样。我们家这个傻子,还是母亲的的杰作呢。”

王雪娥忍了又忍。她双手合十朝上拜了拜菩萨。

“不敬嫡母,污秽幼弟,在菩萨面前如此出言不逊,薇姐儿就不怕菩萨下罪吗?”王雪娥道。

她的话音刚落,曾念薇就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这么些日子不见。母亲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真真是让薇姐儿长见识了呢。”

“你......”

王雪娥饶是涵养再好也忍不住了,曾念薇没有让她说下去,她抢先开了口。

“薇姐儿哪句话说错了,母亲难道不为自己害臊吗?母亲难道忘了自己是怎么被关到这里来的?母亲若是忘了也不碍事,薇姐儿年轻,记性好,可以慢慢说与您听。”

曾念薇看进她的眼睛,缓缓道:“母亲被关在这翠兴阁,是因为母亲心狠手辣,三番两次要害我们姐弟不成反而将宇哥儿害成了傻子。母亲你说,这是不是恶人有恶报呢?”

“你,休得胡言乱语!”

曾念薇的话正戳中她心中的痛,王雪娥厉声喝断。

“母亲你别急啊,且听女儿将话说完。古人云虎毒尚不食子,可母亲的心又岂非一般的冷血?母亲为了害我们姐弟,最后竟然破罐子破摔,欲置之死地而后生,狠心要将自己的亲生骨肉给卖了好叫大房断了香火,这么一来,为了香火传承,父亲就不得不回头。”

曾念薇嘻嘻笑了一声:“天算不如人算,可惜啊,母亲的计谋,被女儿看破了呢,女儿顺水推舟,就让父亲看清了您的真面目。”

“母亲做了这么多亏心事,如今却日日夜夜对着菩萨,不知您的心可曾心虚、可曾不安?”

曾念薇一笑,“您做得那些个事儿啊,菩萨啊可是天天看着呢。”

王雪娥镇定自若的面具上渐渐裂开一道缝隙,她睁大眼睛望了一眼上首的菩萨。菩萨面目依旧,嘴角永远带着一抹慈祥得体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