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不欢(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4905 字 1个月前

对于曾家二老一再延迟回程,曾念薇并不意外。

上一世也有一年突来暴雪,城里城外一片银装素裹,路上更是冰雪堆积。通往京城的好几条路都封住了,大批人马被困城外,承国公许家就在其中。不过有许家和其他世家的护卫队开路,积雪很快便被清扫干净了。

而有趣的事情在后面,曾家二老也不知怎么跟许家搭上的话,两家的马车一快儿入的城,许家的人在曾府做了短暂的停留。

曾府得了消息上下欢腾,各房各院的姑娘们无论大小,无不花枝招展地涌了过去。可惜的是,许家的那位世子爷早早就走了,根本没进曾府。来的只是许家的一个管家,也只是到了门前,礼节性地打招呼罢了。

那时的曾念薇少女情怀,也还没认识萧逸,和其他人一样,也费尽心思地想入许家那位世子爷的眼,结果人家连脸都没露,空欢喜了一场。

不过,那好像是她十岁多的事儿了。可如今她六岁,即使年后也将将七岁,这样一看,这件事倒是提前了。这一世由于她的重生,很多事都有了变化。如此一想,那么远哥儿和父亲的事也会有变数。

曾念薇不得不加快了动作。

绿意费了好些功夫,才打听到青松与几位老人的谈话里,多多少少都提到了一个叫素绢的女子。

“素绢?”曾念薇念道:“是谁?”

“婢子的祖母说,素绢是当年曾老太太身边伺候的一个丫鬟,不过在那一次曾老太太大怒之后,被打卖了出去。”

曾老太太身边被打卖出去的丫鬟,与布偶事件会有什么联系?

曾念薇一直以为这件事必定是王雪娥的手笔,王雪娥通过海星一家与司竹接头,而司竹则和海棠联手,栽赃姐姐曾念兰。

因此她把司竹和海棠的关系告诉了父亲,可从父亲调查的方向来看,与她的推测完全不靠边儿,如今还冒了个素绢出来。

素绢,打卖......

难道是寻仇?曾念薇灵光一闪:被打卖出去的素绢,或许喊冤或是不忿,因此对曾老太太怀恨在心,所以她的子孙后来报复?这么说,海棠就很有可能是素绢的后人,依照辈分来看,海棠极有可能是素绢的孙女。

可是这样一分析,素绢要寻仇的不应该是曾老太太吗?可那布偶上却是曾老太爷的生辰八字。

能让一个女子毁了一生,又如此憎恨......

曾念薇心中一跳,难道曾老太爷当年看上了素绢,曾老太太知道后大怒,然后把素绢打卖了出去。

先不说曾家族规男子非三十无子而不得纳妾,因此这件事是曾老太爷理亏在先。而曾家虽说是名门,可早已是个空壳子,如今最大的仰仗,莫不过于妻族的庇佑,光是曾老太太身后的杜家,就够曾老太爷打落牙齿和血吞。所以,曾老太爷的默认,最终酿造了素绢的悲剧。

这么一想,整件事的脉络,便都清晰了。

“找人去查查,当年素绢被卖到哪里了,有没有留下子孙。”曾念薇吩咐:“另外,让许婆子查一下,当年海棠是经谁的手进的府,重点查查荣青堂那边的人。”

曾念薇沉吟片刻,又道:“不必亲自出手,跟着青松的的步迹寻下去就行,必要的时候,添一把火。”

事情若如她所想,那如今只需查清海棠的身世和背后的推手。对于幕后推手,曾念薇直觉就是王雪娥,所以顺着这条线查,或许会少走些弯路。

绿意闻言抬头看了曾念薇一眼,只见她一身蓝粉苏绣半臂宽袄裙在榻上铺开,身形纤细腰肢笔直,像一枝亭亭玉立的梅,淡然素净。

绿意心中一动,她很快垂下眼眸,施礼退下。

隔日曾家二老便入了城,王雪娥领着三房的人齐齐侯在中门,等待二老回来。

“来了来了。”

众人一阵骚动。

“是许家!”

有人惊呼。

许家?不是二老回来了?

众人的目光落在远处的车队上。走在前面的是几个骑着高头大马、身形威猛的护卫,其后是好几辆国公府定制的马车。仔细一看,马车上的徽记,正是承国公许家的马车。

曾家众人先是一愣,而后一喜。

大家都知道,许家权势滔天,许家世子爷更是生得俊美无双又聪明绝伦,重要的是,这位世子爷今天九岁,尚未婚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