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争宠(2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4981 字 2个月前

“远哥儿天资好,也不在乎这一时半日。”她道

“何况啊,远哥儿还没到上族学的年纪。男孩子嘛,也顽皮得紧,与其拘着硬是要他读书写字,不如让他痛痛快快地玩上些日子。”

“等到了时候,别说一手好字了,以咱远哥儿的聪明,一招高中都不在话下。曾念薇说完,冲远哥儿眨眨眼。

远哥儿听得懵懵懂懂,可也明白曾念薇是在为他解围,他神色稍安,露出一个笑容。

曾念薇转过头,看了看曾博宇,缓缓道:“不过,笨鸟先飞嘛。宇哥儿提前练习练习,也是这个理儿。”

她朝曾博宇露展开一个笑容,道:“宇哥儿既得了母亲的夸奖,想必写得不错,可见是下了番功夫。”

曾博宇也是听了个半懂,只听到最后见四姐姐夸他,不由得把圆圆的下巴扬了又养。

几个小主子神色无异,可曾念芳和曾博宇身后的丫鬟乳娘们脸色却变了又变。

曾念薇若无其事地端起茶碗饮了口茶。小的听不懂没关系,自会有人把这些话原封不动地传给能听懂的人。王雪娥既然想用一双儿女来打动父亲,还是踩着她的远哥儿往上爬,那么,就别怪她倒打一耙。

曾启贤进来的时候,小花厅的气氛有些微妙。孩子们的神色一如既往,可一溜儿候着的丫鬟乳娘们面色就有些奇妙了。

他也不点破,一如平常地问了话,然后鼓励性地表扬了曾念芳与曾博宇的字。见一旁远哥儿的神色有些落寞,他开口道:“远哥儿身子弱,养好身体最为重要,至于读书习字,可等以后上了族学再好好用功。”

远哥儿轻声道是。

曾念薇见状正想说什么,曾启贤眼色就扫了过来,道:“梅姑是姐姐,底下弟弟妹妹有什么不是,也该好好教导,可不是?”

手脚真是快,这么快就把话告到父亲面前了。她目光一扫,离门边儿最近的地方果然少了个小丫鬟。

她看看曾博宇,又看远哥儿。显然,与远哥儿的瘦弱相比,曾博宇健壮圆润的面容更酷似父亲。

在父亲眼里,王雪娥是王雪娥,她做的事与一双年幼儿女无关。而且,无论是曾博宇还是远哥儿,都是他的儿子。作为一个父亲,最不想见到的莫不过儿女相残。

曾念薇敛眸,轻声应是。

这件事就这么地带了过去,曾启贤又问了些话,就让一群儿女各自散去了。

曾念薇的话传到王雪娥耳里时,王雪娥气得连摔好几个素花白瓷茶碗。

而远哥儿看似没把事儿放在心上,可平日里跟曾念薇习字时,完全不似以前那般地随意图画了,他硬是挺直了小腰板,每日都认认真真地习上一个小时的字。

曾念薇见此,也不知是欣慰还是心酸。

原本快到京城的曾家二老,因路上被遇上了风雪,回程又缓了好几日。

期间,曾启贤带了曾念薇和远哥儿又去了西郊的庄子上。这次,跟随赶车的不再是青松,而是极少外出的司竹。

一如其名,司竹是个斯文内敛的男子,一身青色衣袍,恭敬地给曾念薇和远哥儿见礼。

到了庄子,曾念兰对他们的到来表示很惊喜。

这一次,曾念兰对曾念薇的态度明显好很多,虽然没有闻声软语,可也没有冷言相对。

于嬷嬷拉着姐妹俩的手,欣慰道:“老奴就说嘛,姐妹之间哪里会有隔夜仇?大姑娘和四姑娘啊就应该好好地处。”

她很是感慨,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曾念兰虽然有些别扭,可也没挣开于嬷嬷把她与曾念薇放在一起的手。

看得出,姐姐态度上的转变,于嬷嬷出了不少力。

一行人没呆多久。

临行时,曾念薇注意到司竹看海棠的目光,不舍中带着落寞。海棠则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流露出任何异色。

难道,司竹是一头热?

几个时辰后,他们回到曾府,在门前撞上了刚从林城赶回来的二老爷曾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