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提醒(1 / 2)

秀起名门 群魔轮舞 5442 字 1个月前

曾念薇刚从膳厅到会客的小花厅,脚步声便从游廊外传了进来。

很快,丫鬟婆子们拥着一位盛装妇人进来。

妇人约莫二十五六,五官精致,杏眼蛾眉,身着牡丹纹浣花锦衫,下系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外罩了大红百花捻金丝对襟上裳,披了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

正是二夫人杜氏。

杜氏是曾老太太杜玉英的侄孙女,自小得曾老太太喜爱,后来更是嫁入曾家,为曾家二老爷原配正室。当年,曾念薇的母亲云氏逝世,便是由杜氏接掌主持中馈。后来王雪娥进门,逐渐揽过大权。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掌家虽然费心劳力,可其中的弯弯末末,捞到的油水也多。自尝到了管家的甜头,再交出大权,杜氏便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了。这些年来,杜氏没少给王雪娥下绊子。

若是说,这定安侯府,除了曾念薇,最见不得王雪娥好的,就是二夫人杜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曾念薇快速把事情撸清,过来给杜氏施礼。

杜氏眉眼含笑,忙扶起曾念薇,道:“管这般虚礼作甚?梅姑快快起来,你这丫头,可是二婶我看着长大的。”

曾念薇有些小不悦。在她心底,梅姑这个称呼,是最亲近的人唤的。

就连王雪娥,也是唤她薇姐儿。而在曾念薇心里,杜氏与王雪娥,在某些方面,并没有太大区别。

曾念薇扭扭身子,昂头问道:“二婶是来看薇姐儿的吗?”

杜氏一愣。

她没有忽略曾念薇的脸色,伸手点她额头,杜氏笑:“你这鬼精灵!好了好了,二婶知道了,‘梅姑’是大哥的专利,我们这些人哪,通通都唤不得。”

曾念薇认真地点头,补了一句:“还有姐姐,和祖父祖母。”她可没有忘记,曾老太爷和曾老太太这两座真正的龙头。

六岁的奶娃子,满脸正经。

杜氏抿嘴一笑,丝毫没放在心上。左右不过个称呼罢了。

她叫人往圈椅上又加了一层软垫,才扶了曾念薇坐上去,道:“薇姐儿身子才好不久,可受不得丝毫的折腾。”

她拉过曾念薇的手,叹了又叹,道:“这侯府啊,老太爷老太太撒手不管了,躲去了南方过暖冬。二婶我,既要照看你那几个不省心的堂弟堂妹,又要帮你母亲分担些杂事物,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前段时间,听说你被芳姐儿那个丫头失手推入池塘,可把我吓的!”杜氏满脸后怕,拉着曾念薇的手,才道:“如今看薇姐儿恢复得还不错,我这才真真放下心来。”

杜氏细细地看曾念薇,道:“前段时间忙,二婶实在抽不出空过来。”

她有些过意不去,试探道:“薇姐儿不会因此,就与二婶疏远了吧?”

“当然不会。”曾念薇不动声色地挣开她的手,微微笑,道:“念薇自不会因此远了二婶。”本就从来没亲近过,又何来疏远之说。

两人又说了些话,便有小丫鬟来报,九少爷接来了。

外边一阵脚步声,香草在前带路,长安抱了四岁的远哥儿,一身风雪地走了进来。

众人这才看到二夫人,急忙行礼。

九少爷远哥儿先给两人施了礼,然后挪了又挪,小手紧紧攥着长安的衣角。

曾念薇眼角忍不住地就酸了。

“远哥儿。”她朝曾博远招招手,道:“远哥儿,来,来姐姐这儿。”

曾博远不动。

他有些茫然,更多的是忐忑。

前两次曾念薇的示好,他都欣然地接受了。可换了个环境,他的警戒心又回来了。

曾博远躲在长安身后,满是不安。

曾念薇眼泪止不住地就掉了下来,她三作两步,快速走到曾博远身边,拉起他的小手,哽咽道:“远哥儿。”

她挤出一个笑容,道:“上次,姐姐还送了点心给远哥儿。远哥儿可记得?”殊不知,她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曾博远目露惊恐,想哭却不敢哭,忙地点头。

四姑娘怎么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