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戮兽(1 / 1)

九灯录 丹荒 3205 字 13天前

这一丝震颤就仿佛林洪自己心中的感受一般,被手中的的长枪果断的吐露出来,有了这一步,林洪知道自己已经于兵器建立了联系,接下来,就是这种过程的不断重复与实践了,唯一不同的,就是不再需要自己的精血。

这骨枪内部原本是湮风纹钢所铸,重量自然不弱,但是在林洪将这一步完成以后,重量似乎轻了不少,运用起来愈发的得心应手,只是这尚处于兵决的最初级阶段,对战斗并没有很大的帮助,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积累与磨砺,方能成就,不过林洪既然已经选择的炎蟒的骨骼,那么此枪注定不会又太大的成就,只是对于这次试炼,是绝对够用了。

此刻,穹不完的淡定,紧紧地旋动,迸射出一丝丝华光,照亮了整片天地。

半个时辰后,林洪已经将长枪握在手中,随着林洪轻轻地呼吸,枪身迭起一层肉眼可见的涟漪,将灵力倾洒出去,荡出一股幽寂,突然,一道白影从林洪的身侧袭来,酷似一柄长矛,闪烁着寒光,快到了极点。林洪感受到寒意的来源,手腕一旋,便将长枪挡在身前,下一刻,一股强劲无比的震颤传递而来,狠狠地撞击在林洪的长枪之上,一股股的不断波及进入林洪的身躯。

魔阳决立即再林洪的体内流淌,骤然间迸发出一股庞大的力量,带着一股灼热,将震颤中的寒枪狠狠地送了出去。

同时林洪立即回转身体,将目光投过去,原来是一只小小的蜘蛛,短小精悍的身躯,闪烁着亮白的寒光,玉色的外壳,隐约间有着一圈圈灵纹闪烁,流淌着逼人的光泽,而且在这副身躯下面,是一副狰狞的面孔,锋锐的牙齿,正往下滴着一滴一滴的鲜红,同时还有一股浓浓的臭味。

玉骨蛛,林洪一下子就认出了在外界中异常少见的这种毒物,这种灵兽随让你体型小,但是其性情之凶,在林洪见到过的灵兽当中,可以排的上前几了。

被林洪长枪弹回身躯,玉骨蛛的双眼立即迸发出一股夺目的鲜红,充满了噬人之意,下一刻,便又向着林洪的胸前扑过来,刚劲有力地蛛腿,立即再原地留下八个深深地白点,一丝丝灵力在其中幻灭。

林洪眉头一皱,瞬息间便将长枪竖在身前,随后腕劲一抖,便将锋芒甩了出去,泼出一声惊人的颤音,狠狠的盘剥着林间的每一寸土地,随后便准确的击在飞来的白光上面,同时枪刃一侧,运起锋芒,便就此切了过去。

在枪刃上锋芒乍现的同时,飞来的白光上面便迸射出一道道破碎的灵光,肆意的洒散在周围,再一次将前者逼了回去。

但是林洪并未就此住手,手中的寒光立即脱手,被魔阳决冠以绝对的力道,狠狠的飙射出去,紧追前者而至,这一击突如其来,只听一声惊人的骨骼迸响之声,长枪便被弹至一旁,狠狠地插进了树干之中,玉骨蛛光洁的外壳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痕,几乎贯彻了整盘玉白,露出里面的片片鲜红。

二话不说,林洪顺手便又是一个符文掠出,直接飘入玉骨蛛的伤口之中,遂及轰然一爆。

数息后。林洪长枪在手,依旧是在幽寂的林间潜行,玉骨蛛已经在他的乾坤袋之中了,而且枪身之上,多出了一丝丝微不可察的鲜红纹路,紧紧地缠绕在整个枪身上面,散发着一股股凉意,而枪刃上面的锋芒,又不可察的增长了一丝。

几刻钟后,林洪正目露凶光,嘴角微喘粗气,手中的寒枪霎时一甩,便将一道身影拍飞出去,随后手腕一抖,便甩出两道惊人的寒芒,紧紧地追在身影之后,随后又是枪头狂拽,刺向了一旁。接着,便又有一道身影从空中坠落,但是却有气无力的掉在地面上。

这是一只灰色的飞蛾,足有半个人大小,,名为幻影蛾,,刚开始林洪不知其底细,被其幻化之术诱惑,煞是狼狈,但是此刻已然成功。

半个时辰后,林洪正一脸的平静,看着眼前伏尸的一头灵兽,自语道:“想不到汶水猿会将贲先草毁了,不过也不算是白费力气。”

说着,林洪便将长枪一横,狠狠地插进了汶水猿宽厚的身躯,插入之处,正是咽喉所在,随后,林洪就闭上了眼睛,手中结起了一串奇异的印法,一共二十七印,尽数拍在嗜血的长枪上面,在最后一印落下的瞬间,长枪便迸出一声嗡鸣,在汶水猿的身躯之中震荡起来。

震荡之时,枪身上那些细红的纹络,便开始古怪的闪烁,遂及便又有一丝丝夺目的鲜红从汶水猿的伤口处缓缓地攀升上来,一点一点的渗入了枪身之中,等到这种渗透结束之时,汶水猿的头盖骨便瞬间塌陷下去,迸出一丝丝骨粉,灰暗之极,已然失去了精华。

林洪反手将长枪拔出,脚下灵光一踩,便再次攀至树梢,跳动着灵活的身躯慢慢的在林间穿梭,所过之处,都有一丁点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标价留下,标记不一,代表着不同的用意。这般数个时辰,林洪都在以这样的方式在林间穿梭,捕获所需的灵兽和灵药,虽然成功率比较高,但是人力实在有限,在这片广袤的密林中,几乎到处都与灵兽的踪迹,其中甚至不乏化脉境的从在,而且炼制血泥的材料不少,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不过在这般的搜罗之下,林洪所杀的灵兽的骨骼精华,都被收入了枪身之中,狰狞的骨枪,此刻甚至展现出来了温和的一面,莹润的身躯,,足以瞬间夺去人们的眼球,但是其愈来愈沉重的锋芒,往往可以压得敌人喘不过气来。

而且骨枪之上,锋芒乍现之时,往往会伴随着一丝灰黑色的奇异力道,这股力道充满了死寂的味道,带有毫不掩饰的侵略意,还有一股寂灭,仿佛可以抹杀一切,锋芒有着这种异力相伴,其穿透力绝对是大幅度的提升,在战场中如同一架恐怖的杀人机器,足以轻动收割鲜活的骨肉。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时辰,即便是穹顶之上的纹络依旧在迸射华光,但是灰暗之色的来临,却是丝毫无法阻挡,显然天色已经不早,林间也愈发的多出了几分冷寂,让林洪不由得提高了心中的警觉。

不知怎的,林洪心中,一股无法掩盖的寒意突然涌出,仿佛总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如此片刻后,林洪踩着满林的幽寂,便又悄悄地踏上了回程,同时时刻留意着自己的身后,寒枪在手,准备随时一击。

但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唯有在林洪不知情的密林深处,一双浸透寒光的眼睛,正散着一丝噬人的冷意,嘴角微微一抽,但又回转身躯,跃入了无尽林海,消失不见...

;